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电竞比分网 首页 电竞圈 查看内容

张朝阳要给马化腾上一课?“狐友”挑战微信,上线三天就下架 ...

2019-6-16 18:19| 发布者: 区块链| 查看: 106| 评论: 0
摘要: 放弃美国的安逸生活,提着个破箱子揣着一千美元,海归张朝阳回到了国内,也把互联网带到中国。很快,第一家全中文的网上搜索引擎——搜狐网,成立。那年是1998年,中国互联网商业史上的关键一年。那年没有天猫淘宝, ...


放弃美国的安逸生活,提着个破箱子揣着一千美元,海归张朝阳回到了国内,也把互联网带到中国。很快,第一家全中文的网上搜索引擎——搜狐网,成立。

那年是1998年,中国互联网商业史上的关键一年。那年没有天猫淘宝,没有微信微博,没有移动支付,很多人连电脑都没有摸过。

民众的心智还是里奇马丁的世界杯主题曲「生命之杯」,是那场肆虐大半个中国的特大洪水。少数人因为相信,所以看到了中国互联网的星星之火。

那两年,张朝阳来到深圳演讲,台下聚集700多人,其中有个年轻人听完演讲之后激动不已,决定回去开始做OICQ,这是QQ的前身,那个年轻人叫做马化腾。

人生一梦二十年,物是人非恍然间。创业机遇一闪而过,有人抓住了,有人没抓住。

如今,曾被马化腾“崇拜”的张朝阳,正式携5.47亿美元市值的搜狐,向市值3.18万亿港元的腾讯“宣战”了。

虽然体量相差悬殊,但在气势上不能输。为了为“狐友”站台,张朝阳直接言明:“搜狐新闻、搜狐视频是搜狐的现在,狐友是搜狐的未来。”

但就在“狐友”成功引起关注,大家好奇能在互联网社交产品的江湖里保鲜多久时,搜狐就更新了通知:狐友APP将从各应用商店下架一周。

上线三天下架一周,说好的张朝阳要给马化腾上一课呢?



所谓“狐友”

作为一个主打年轻人社交的app,“狐友”和众多软件一样,可以发布包括文字、图片、视频、链接等形式的内容。

实际玩起来,它更像是一个分享的阵地。相比微博的内容具有围观性,“狐友”更接近人人可见的朋友圈。

或许是用户都还在探索阶段,大部分内容都在碎碎念,或是一些较为个人化的感叹。

里面的三个主页面分别是:动态、互关、我。



「动态」类似于朋友圈,大多被年轻人用来“表演”自己的生活。「互关」类似于一个通讯录,新粉丝,群聊,兴趣人推荐。而「我」是所有的基础功能设置。

“用起来有点像微博,不算聊天软件。”95后的安安尝试过各种社交软件,虽然略有不同,但给她的感觉是,“狐友”更像是微博那种动态发布软件,而不是微信这般的社交应用。

其实在成为独立APP之前,“狐友”只是个功能按钮。

先前出现在搜狐新闻客户的的底部导航栏里,但随着新闻客户端里融入社交元素的失败,社交化的新突破也不了了之。

之前“狐友”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它办的“狐友国民校草、校花大赛”等活动。



作为一个完全给素人选手的舞台,校花、校草大赛可以说是画风清奇。选手们的才艺不同于《创造101》或是《青春有你》里面的唱歌跳舞,大家站在台上,玩的都是戏曲、绘画和变脸,完全不同于训练生们的选秀现场。

现在作为独立APP,从2018年测试版推出至今,“狐友”经历了许多的更新迭代。“我们也知道陷阱非常多,很不容易做,很多公司都倒下去了。”面对社交产品在市场上的生存状况,张朝阳心里也有自己的小账本。

张朝阳又开始“折腾”了

互联网公司都有社交梦。

社交始终被互联网平台视为流量困境的解药,但过去数年里,又因为忌惮微信的江山一统,大家敢怒不敢言,绕道前行。

2019年1月15日,字节跳动、王欣和罗永浩于同一天发布了三款社交产品:主打短视频社交的多闪、主打匿名社交的马桶MT和转型为网赚模式的聊天宝,这被解读为互联网江湖的“三英战吕布”。

但真正想打得过微信、QQ,不是开场发布会就行,如果社交产品无法沉淀到人际关系链中,闯入者们很难获胜。最后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都没了声响。

但张朝阳对这块“肥肉”,还有自己的野心。他觉得年轻人的社交姿势还未被真正解锁,甚至觉得自己作为曾经互联网的弄潮儿,也该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

于是干脆把自己设置为了“狐友们”的宇宙中心——会被所有注册的用户自动关注。也就是说狐友有多少用户,他就差不多能有多少粉丝。



在他近日发布动态的高频次下,“宇宙中心”带来直接后果是:如果一开始没有想好关注谁,首页就会变成张朝阳一个人独属的大型表演现场。

对于一个经常搞事情的老板,这属于常规操作。

毕竟张朝阳身上最典型的四个字,就是放浪形骸。从前想拉二胡,就去花八个月时间练熟《洪湖水浪打浪》。人到中年,还要裸着上身登上时尚杂志的封面。

在迪厅里旋转跳跃的是他,在影视剧露一露脸的也是他。《煎饼侠》,也成了他的电影荧幕首秀。



不过相比其他社交软件,“狐友”也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变化。

首先就是没有所谓的大V。不做人为的加V,直接打消了微博上的等级差异和领域划分。如果真的可以做到让狐友们享受统一的服务,也不失为是一个真正认可用户多样性的平台。

“下载来刚玩不久,收到的推荐基本都是素人。”新用户安安发现平台的推荐逻辑里面,也不太掺杂用户的身份等级,“这样找到的都是比较平等的狐友,但是关注后内容质量会稍微低一点。”

另一个特色就是隐私保护问题。“狐友”支持对个人动态、相册、粉丝和关注列表等个人信息进行隐私设置。柳岩在体验后也表示:“狐友很简单易用、很纯粹、也很开放。”特别提出,“对个人隐私安全比较放心,玩的很开心。”



但“狐友”在后社交时代的突围能否摆脱“约炮”的魔咒,就要看后续引发用户疯传的原动力到底如何了。

不知该说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张朝阳的尝试也在上线短短几天内遭遇了“暂时扑街”——在各大应用商店下线。

而原本预告下个月会上线的短视频功能,还远未到该露面的时候。至于这次为什么短暂下架、哪项重要产品功能需要改进,暂时还是个问号。

同一个互联网,同一个社交梦

互联网社交产品对于微信的围剿,其实起源于微信原生用户的“出逃”。

最先逃离微信的,就是95后、00后这群“孩子们”。在市场眼里,他们青涩、不成熟,却有着旺盛的表达欲,自带交互的原生动力。

2011年诞生的微信,如今已经8岁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微信变得离家人太近、离学校太近,离工作太近,经过了漫长的交际,我们同时进入了一个社交和微信的倦怠期。

对于将微信朋友圈作为自我展示平台的人来说,评论点赞仅共同好友可见,让年轻人的表达激情大打折扣。“我的同事并不能感受到我在同学中的一呼百应。”96年刚毕业的三水觉得,还不如小时候的QQ空间,浩浩荡荡地几行点赞才能体现自己分享的价值。

事实是更为年轻的00后们,交流阵地早已回归了QQ。

逃离微信,这也成了很多互联网公司蠢蠢欲动的机遇。毕竟出逃,就意味着新的需求。

只是今年1月份的那场“马多宝”三英战吕布,结局如何大家已经都知道了。



在狱中苦思区块链携“马桶”归来的王欣败了,一个小时自动解散的群聊,基本只能满足基本的情绪发泄,难以实现沟通的意义和价值。

朋友圈怒怼马化腾的张一鸣也没借短视频把“多闪”盘活,用户们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把抖音里的一个功能强行做成APP,而抖音内部的聊天系统却迟迟得不到完善和升级。

社交这个陌生领域也并不认罗永浩的工匠精神。一个接入了电商的子弹短信,和微信一样踩到了用户爆炸点:在把社交产品做明白之前就这么急着挣钱吗?

三人一顿操作猛如虎,把发布会开出了流水席的味道,但格局毫无变动。除了强势占据了办公领域的钉钉,对于整个互联网社交产品市场来说,天下仍是苦微信久矣。

如今张朝阳携“狐友”加入,并视之为搜狐的未来。不过这不是张朝阳第一次入局,曾经搜狐旗下花3000万美元买下的ChinaRen,是国内最早的社交平台,也是80后们共同的青春回忆。

“11年前我们就注意到了关系,比如关系的一种就是同学关系。同学的关系也是每个人的身份,不是一个简单论坛里面的身份,而是一个学校的某个校友,有更清晰的身份,而且是真实的。”最后张朝阳反思,因过于追求利润,让搜狐失去原本一些很好的资产。



没想到到了今天,刚刚入局的“狐友”,也是搜狐起了个大早后,赶的一个晚集。

至于为何大佬们如此热衷社交,与其说想要去和微信分羹,不如说,在需求未被满足之余,大家也在“等着”微信犯错。

微信现在站得越高,接受的监督就越严厉。从微信漂流瓶功能涉嫌招嫖遭下线开始,其实每一步动态都备受关注。

改版一下短视频的分享限制和时长,用户:还是不如抖音,人家都已经开放一分钟了;上线个好物圈,用户:能别总想着碰电商,先把社交做好吗?

仿佛人人都能教一教张小龙如何做微信。

一旦用户厌倦,或是微信在未来战场的使用中出现偏差,大厦倾覆也许只在一瞬之间。这时市面上伺机而动的狐友、多闪、飞聊等APP,就会立马获得新的排位资格。

眼下,做好种子用户的留存,以及日后用户使用风险的规避,仍是首要。至于后社交时代排序的新机遇靠什么引发,就要在平日里一边卧薪筹谋,一边等待时间的回答了。

打开微信扫一扫,随时随地看文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热点更多
热门资讯更多

专业电竞平台

  • 商务QQ:2107032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10:00-19:00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5-2016  电竞比分网  Powered by©电子竞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