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调佣金、加码团购,抖音焦虑了吗?

2022-5-20 22:17| 发布者: 重庆网络推广| 查看: 121| 评论: 0
摘要: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从6月起,抖音本地生活商家将缴纳更多的佣金给平台。日前,抖音平台更新的《软件服务费政策》指出,2022年6月1日后,住宿软件服务费率上调至4.5%,美食、游玩和休闲娱乐分别上调至2.5%、2.0%和3.5 ...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从6月起,抖音本地生活商家将缴纳更多的佣金给平台。

日前,抖音平台更新的《软件服务费政策》指出,2022年6月1日后,住宿软件服务费率上调至4.5%,美食、游玩和休闲娱乐分别上调至2.5%、2.0%和3.5%,调整之前的费率是按0.6%来执行。

这也被外界视为,抖音要开始发力本地服务业务。针对这次上调,抖音方面回复红星资本局,主要为与商家共建良性循环的商业生态。“此次修订的服务费费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并将对受疫情影响严重地区的商家,以及全国范围内的小微商家提供各类保护政策。”

上调佣金、加码团购,抖音焦虑了吗?

抖音 图据 IC photo

抖音上调佣金费率,从0平均涨至3个点

近日,据字节跳动旗下巨量学官网披露,抖音平台更新了《软件服务费政策》,从6月1日开始,住宿、游玩、休闲娱乐等多类生活服务类商家的软件服务费率将会有不同程度的上调。

上调佣金、加码团购,抖音焦虑了吗?

红星资本局发现,调整后住宿软件服务费率上调至4.5%,美食、游玩和休闲娱乐分别上调至2.5%、2.0%和3.5%。而在这之前,用户支付的订单,软件服务费率仍按0.6%执行。

举个例子,假如商家在2022年6月与平台完成烤羊腿套餐10000元和大床房订单2000元的结算。平台针对烤羊腿订单收取的软件服务费金额为250元(10000*2.5%),针对大床房订单收取软件服务费金额是90元(2000*4.5%),6月累积交纳的软件服务费金额就是340元。而在6月1日前,按照此前的规定,商家缴纳的软件服务费金额应该为72元(12000*0.6%)。

上调佣金、加码团购,抖音焦虑了吗?

按照协议内容,因商家原因导致用户退款而产生的软件服务费由商家承担;商家尚未结算的订单,用户申请退款且符合退款条件的,平台将不会收取服务费。

对于本次上调,抖音方面回复红星资本局,抖音生活服务平台自业务开展以来,此前都是通过“0服务费”政策持续让利广大商家。本次上调是为与商家共建良性循环的商业生态,且此次修订的服务费费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并将对受疫情影响严重地区的商家,以及全国范围内的小微商家提供各类保护政策。

但对于这次上调点位的考虑以及持续时间,抖音方面并未回应。

那么相较于其他平台,抖音的佣金是什么水平?

据电商报报道,根据相关数据,美团2021年在本地生活业务方面向入驻商家收取的佣金是10%左右,而携程则达到10%~15%。

2022年3月,美团发布佣金优惠措施。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有多名商家在社交媒体上晒单指出,美团施行费率新规后,旧规中技术服务费费率为7.5%,新规中该比例变为了5.8%。也有北京的餐饮商家对红星资本局表示,目前美团的佣金比例大概为5%。

商户反应不一,有接受也有观望

平台提升佣金后,是否会打击商家入驻的积极性?红星资本局采访发现,不同领域的商家态度也有所不同。

在酒店、民宿行业,订单来了CEO沈爱翔在接受环球旅讯采访时分析称,酒店市场目前是供大于求的状态,酒店们正在寻找能提供订单的渠道。“抖音住宿类商家的佣金提升到了4.5%,虽然涨了近8倍,但仍比携程、美团的佣金还要低不少,因此大量的商家仍在持续投入抖音生态。”

张家界某位从事民宿生意的老板告诉红星资本局,自己目前订单的80%都来自抖音,他也会有意识的多拍些视频在抖音里吸引流量。

而在餐饮行业,相关评价不一。

北京某海鲜广场的老板告诉红星资本局,近期北京因疫情停止了堂食,但他通过抖音直播间售卖小龙虾,基本每天能卖到400单。

抖音本身并无外卖,商家通过私信消费者核销券码,再通过同城闪送等送到消费者手上。加之夏季本身就是小龙虾的销售旺季,除了带货小龙虾爆单以外,上述海鲜老板的到家业务的复购率也有明显增长。

但抖音并不适用所有餐饮品类,有炒菜馆的老板告诉红星资本局,抖音平台会要求他们在抖音上挂出的团购价格低于大众点评上的,这让她感觉有点“价格战”的意味。“而且卖出去的钱是先到抖音,核销之后才给商户。”

还有餐饮老板表示,自己也在观望哪个平台带来的效益更好。一家烤肉馆的老板对红星资本局表示,自己在抖音团购上线半年, 感觉近期通过抖音来的订单多了。但这位老板也表示,之前大家使用美团都很多年,比较平稳,少见突然火爆的情况。“抖音这波肯定会对美团产生冲击,是不是后来者居上,还得时间拉长再看。”

商家:平台调整佣金“割韭菜”

业内人士:必然结果

也有商家认为,抖音此次上调佣金,是平台“时机成熟,要割韭菜”。

但受访的多位业内人士向红星资本局表示,佣金调高是迟早的事。这也符合互联网行业多年以来的发展模式,即前期通过低价、甚至补贴或者免费获取市场,后期再来收费。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告诉红星资本局,合理佣金是符合商业逻辑的必然结果,“业务想要正常维持运转,首先是要赚钱,如果调整到一个合理价位,对市场来说还是正向循环的。”如果说之前是纯粹的投入,那么现在意味着抖音要进阶到投入和回报形成平衡的过程。“通俗点说就像是前期施肥培育,现在桃子熟了,就到了摘桃子的时候了。”

而对于服务商来说,有观点认为,手中签有许多商家的服务商,或者手中有大量团购达人公司可能会因此受益。

一名业内人士对红星资本局举例分析:“比如抖音收酒店4.5%的服务费,可能会返点2个给服务商,如果你签的酒店一个月卖了100万,那么就有2万收入给服务商;手中有大量团购达人的公司,如果能调动足够多的cps(以实际销售产品数量来计算广告费用)达人,这些公司也是赚钱的。”

加码本地生活赛道

抖音“变现焦虑

尽管相较美团、携程这些老牌玩家,抖音的本地生活业务起步较晚,但抖音本地生活正在进入加速期。

2022年3月,抖音上线独立商家运营APP“抖音来客”, 企业号的商家需要将团购业务迁移到该APP上。有接近抖音的人士透露,未来抖音来客App将作为抖音生活服务商家唯一经营平台。

不光是抖音,从2020年起,快手也正逐步布局该领域。双方的战火也一路从直播带货、电商、游戏,蔓延到本地生活。

据艾瑞咨询显示,到2025年底,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规模将达到35.3万亿,较2018年该赛道大爆发时的15.6万亿翻了一倍不止。

虽然本地生活是块“肥肉”,但并不好啃。

此前,美团作为本地生活领域巨头,经过十几年的摸索,形成“以本地为底层逻辑开展所有业务”的框架。想要撬开流量变现的口子,最大的竞争壁垒不是日活,而是商家和用户的忠诚度。

上述受访的餐饮商家也正是向红星资本局表明了这点,抖音能否撬动商家对美团的忠诚度,还有待时间验证。

抖音重视本地生活,背后透露着对流量变现的焦虑。

据新京报报道,字节跳动2021年全年营收约580亿美元,约合3678亿元(人民币,下同,汇率按照6.34计算),其中广告商业化收入约2500亿元。字节跳动收入同比上年增长70%,增速较2020年有所放缓。

另据证券时报,2021年11月18日,字节跳动商业化产品部召开全员大会,一位内部人士称,会议披露其国内广告收入近半年已停止增长。这是字节2013年开启商业化以来首次出现“增长危机”,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意味着字节跳动整体收入增长乏力。

这种情况下,抖音增加变现渠道显得更为重要。

《光子星球》曾报道,2021年初抖音对本地生活业务的目标是GMV实现200亿元,到11月GMV仅完成100亿元。而2022年这一目标到了400亿。但红星资本局向抖音方面求证这一数字时,对方并未对此做出回应。

红星新闻记者 王田

编辑 陶玥阳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上调佣金、加码团购,抖音焦虑了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热点更多
热门资讯更多

抖音推广公司

商务QQ:2789187

Copyright   ©2015-2016  抖音同城推广  Powered by©重庆抖音代运营